22av.t

22av.t

 其顾胃气,人所易知也,独此邪盛正虚,攻补两难之际,只有力保胃气,加以攻邪,战守具备,敌乃可克。此二篇者,或论物性,或论病机,或论治法,揆之经旨,固未能发明万一;又尝综而论世间无物不本于五行也。

 暂用少许,以为导水、导火之引子。又加丹参、当归各三钱,服至十剂腿愈,月信亦见。

据生平所诊,弦居土位,犹有可以挽回;缓入水宫,未有能济者。肾邪实则克火,不必火脏之虚也,而径克之。

更有邪气未及彼经,而彼经为之扰动者,其见证必有虚实之不同。 前人有用此法者,是邪伏里膜,非在肤表也。

 读者须就各条,研究其义,不可专以刚、柔横住胸中。舌尖起小红粟累累,甚则紫黑,延及两边,心热如焚,口干索水而不欲咽,是胃阳不能斡运而上越,又挟有死血也。

病在下焦肝肾,阴空阳散,大开不合,治宜滋之、敛之,养心、平肝,佐以行气。此顺乎病之势而利导之之治也。

Leave a Reply